初识猴魁总觉平淡无奇,不似龙井滋味鲜爽不及毛峰峰显毫露,唯个大这一特点在外型上算鹤立鸡群,仿佛是有别于小家碧玉的女中豪杰,却终也显得与南方的纤细柔嫩格格不入。

然而,不断有识茶之人提起,茶中有三韵 “猴韵”就为其一。似乎颇为神秘,好奇心使然,一探究竟。

每年的这个时候,就是猴魁上市的季节,悠闲的假期上午,收到来自茶山直达的新鲜,刚好下午有许久未谋面的友人来访,于是招呼着一同品尝这鲜嫩的滋味。

烧水备器,准备妥当,晾水的空档,便与友人聊天。她的工作一直都很忙碌和辛苦,上次见她是在她的婚礼上,爱情事业双丰收,幸福得像花儿一样。不料她说:我母亲最近得了肿瘤,幸好发现还算及时,已做完手术,正在化疗,我妈妈是个坚强的女人,就是一辈子遭太多罪了。我一下呆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详问近况,让我诧异的是她一直很平静,嗯,其实我不用诧异,眼前的她一直也是一个如此坚强和勇敢的女生。

还是她提醒我,才想起来还晾着水,摸摸温度,似乎有点低了,算了,就先这样泡吧。

透明玻璃杯中放入七八根猴魁,苍绿的芽叶直直地站立着,是茶中少有的魁伟重实,水沿着杯壁淅淅而下,细嗅,淡淡的兰花香沁入心脾。芽叶在杯中缓缓舒展,约莫过了一分多钟,猴魁完全浸润在水中,出汤,汤色是真真儿的清绿明澈,仿佛刚才的魁梧厚重已不知何时悄然转化成清新通透。

倒入品茗杯,我端起杯子,嘬了一口,水柔柔的,带着淡淡的香气,没有特别的浓,也没有常见的涩,温温吞吞,慢慢悠悠,不经意间就这么滑入口腔,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自然的让人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友人端起杯子,也轻轻呷了一口,淡淡的味道,跟其他绿茶不太一样,香气刚刚好,不会太浓也不会太淡,她说。我笑着答道:看不出来,你还是行家呢。她说:几年前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去黄山待过一阵,有一些了解。说完,突然觉得香气开始在口中扩散开来,香气所到之处,灵动而柔和,丝丝的甜开始透出来,不似生普那么霸气和热烈,却回味淡雅悠长,齿颊生津。淡淡的兰花香久久不散,身心愉悦。

“好茶”,友人赞道“与入口的清淡相比,此时的感觉甚是惊艳,但却也不妖冶和浓烈,仿佛一切都刚刚好。”她继续说到:“我婚礼之后就一直特别忙,今天算是我这段时间以来,最悠闲的时光了,能跟你坐下来,静静地喝茶。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也可能是年纪到了,感触很多。想说点什么却好像又什么没有。”

是啊,生活就是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地扑面而来,有些像春风,有些却似雪花。得片刻闲暇,静下心来,端一杯茶,细细品味,回忆起来的仍是平淡之中透着的甘甜,时光慢慢,日子悠长,不喜不惧,无雨无晴。

心静才能持久,就像这一杯猴魁,不精饮茶者感清淡无味,可她依然在那里独独地绽放,静静地等待,你是那个懂她的人么?

曾以为,绿茶以鲜为最,唯有猴魁,看似平淡,却含而不露幽从心底生,滋味包罗万象却平和而出,清正、鲜活、回甘、悠长,得味如此方为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