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天气好,今天去了猴坑收茶,真是景美茶香。

茶收到了,临走发了朋友圈落个定位,好让大家知道我的茶来自这里。朋友微信问我怎么收的,我回了价格,他觉得贵了些,说同样猴坑送去的才多少钱。我想他们说的可能是新品种,不是土茶,或是周边地区的。我的茶很好,价格也合适,对此我深信不疑。他回了一句“能挣钱就是好茶”。

这让我也陷入了如何把这茶卖出去的忧思当中。

毕竟我平日主推的都是一两百的口粮茶,主打性价比。对比这上千元的高档茶,我怕我平日的客户接受不了,或是没需求。以我以往的消费观来看,这茶离我很远。

我绞尽脑汁想了很多。从产品本身来说,毋庸置疑,原产地的首采猴魁是绿茶之王。但东西再好,消费不起或是没有需求,别人是不会买账的。从营销方式上,扶贫?额,他们守得一方好水土,感觉不贫。助农?原产地根本就不愁卖,我们去的时候,大姐正送其他客户离开,大包小包拿了不少茶。好在我们提前预定了首采的,不然准没了。更何况市场上那么多扶贫助农的产品,凭什么从你这扶助。生活这么艰难,倒是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被扶助。再升级一点,从爱上?热爱这片土地,还是热爱茶?是对自己的爱还是普世的爱?爱自己,给自己买猴魁?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爱这世界,让全世界喝猴魁?够了!这又不是可口可乐!

我实在是对高消费产品和消费者无知又无助,即便道听途说一些,但我还是无法理解不能接受。

到底如何去卖这么贵的茶,到底是谁在消费这么好的太平猴魁。

转了一圈,我发现是我自己。我用了两小时的时间花了几万元从100公里外的黄山太平猴坑抗了一袋茶回来。

像是《禁闭岛》那类人格分裂电影一样,所有的线索和冲突都指向故事的阐述者身上。

先审视自己,才好对症下药。好在,剖析自己总比揣摩别人来得简单。

去年有个台湾老板想买一些最好的猴魁。虽然家里有很好的,但觉得心虚,不够最好,还是决定去原产地实地一探究竟。在路上遇上了卖茶回去的章大姐,她坐我们的顺风车回村。觉得有缘,便去了她家看茶。像是中了毒,觉得这茶真是不一样,从味蕾到神经,感觉都是甜的。我一贯认为同一方水土养育的生命不会有太大差别,但这茶刷新了我的认知,教我老实做人。

为什么要去那买猴魁?

因为信任。周先生信任我们,让我们帮他买好茶。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为什么要在她家买?

同样因为信任。从始至终我都相信大姐夫妻两人,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从他们家的茶园,从他们做出来的茶,我认为这就是我要买的原产地最好的茶。

为什么今年还要买?

我们相信那些不顺利的事情总会过去,生活还将回归正常,生意会好起来,这茶也还会被需要。我们还能再卖出去,也会送出一些。

家里一直做茶,但这高端猴魁算是我们一手操作的,父母觉得没市场,全让我们自己决定,这茶对我们来说是延续,也是开始。就像店里装饰从开始喜欢宜家的简单易拆卸到现在对老物件永续精神的情有独钟,我们都在成长。

这好茶,致信任,致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