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太平猴魁产量一直不是很高,而真正的太平猴魁产区也就那么一点,猴坑村便是太平猴魁最正宗的产区。我一直不太愿意去猴坑,主要是猴坑的猴魁价格确实很贵,动辄几千的茶叶价格让我这种囊中羞涩的人有些窘迫。

前一阵子拜访朋友家,好客主人奉上一杯绿茶,言为其猴坑猴魁,乃珍爱之极品。但见通透的玻璃杯中,一条条壮硕的绿叶惬意地舒展着,犹如一群泼猴在嬉戏玩耍中,端杯一嗅,幽兰清香直沁心脾。轻啜一口,鲜醇回甜、清润隽永。

我不得不感叹不亏是正宗的猴魁,滋味果然大不相同。

朋友邀我去了趟猴坑村,一大早我们便出发了。山路崎岖,路途有些颠婆。不过一路上风光旖旎,景色秀丽,沿途的好风光令我都忘却了旅途的疲惫。

下午四点,我们终于抵达了黄山太平的猴坑。村口摆着一张长桌,桌上摆着花名册。山路艰险,只容一辆小面包车通过,所以须下车登记,把车停在山脚下,坐村民指定的面包车上山。

之所以村口有专人把手,主要是猴坑茶叶名声过于响亮。为了防止外地茶叶混进来瞒天过海,所以不得不安排村民在此值班。自古物以稀为贵,谁要是坏了祖上的基业,相信村民们是不会答应的。

山路果真如村民所说,十分狭窄。好在开车的小伙子是当地人,熟知这条山路。小伙子话不多,但逢问必答,我不禁想,这猴魁是否也如同村里人一样朴实呢。

猴魁的鲜爽,奥秘来自氨基酸和蛋白质的双重作用,而猴坑多云雾的气候,恰好促使了两种物质的合成。并且其山高低温低压的独特环境,也使得茶分泌出一种神奇的物质——芳香油。这形成了猴魁独有的兰花香气。因此,高山多云雾的猴坑,构成了猴魁绝佳的生长环境。

山路艰险,到达茶园早已气喘吁吁,可茶事紧张,不等休息便忙碌起来,闻着满园鲜叶散发的清香,望着湛蓝的天空,突然觉得久居都市,偶尔来茶园透透气,也挺不错的。

下得山来,鲜叶需立刻拿去拣尖、杀青,以及关键的那一步理条整形。

上世纪90年代,三合村村民郑忠明开创了猴魁手工捏尖工艺,干茶变得更为好看,茶客们也喜欢,觉得送礼有面子。

手艺一直流传至今,但同时也有茶农用机械代替人工,虽然机器压制出的猴魁更大、更薄、更好看。但机器的压制往往把猴魁中的汁水、精华都给榨出,让猴魁失了鲜爽,也丢了猴韵。

当地茶农阚姐家始终坚持着手工制作的工艺,她相信茶也是有尊严的,而尊重茶的唯一方式,就是要用手感去感受茶叶在不同工序中的状态,这种复杂的过程,不仅融入人的情感,还有对天赐之物的敬畏。


左侧手工捏尖,右侧机器布尖

离开猴坑村,看到村口那棵百年茶王树,树上挂满了红绸缎,长满了鲜叶。

村民们说,茶王树上的鲜叶,每年只会象征性的采摘一点,主要为了修剪。做成的“茶王茶”任谁开多高的价钱都不卖。或供着、或存着、或自己喝。而这种对茶的尊敬,早已融入到猴坑村每户茶农的心中。

带着对猴魁的敬畏,取出干茶,捧在手里颇有分量。用滚开的山泉水冲泡猴魁,片片绿叶矗立于杯中,雄姿勃发,好一派山险松奇的黄山风光。头泡香高,二泡味浓,三泡四泡幽香犹存意境高远,猴韵天成。

这猴魁霸气、醇厚、甘甜、别具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