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入夏,天气聒噪起来。

还是有意无意拿出了选的这款猴魁。实在太满意了~~~不源自最好的产地,但是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兰香、喉韵俱佳,当然还有相对的价格实惠。于是我想为它写点啥,也为猴魁写点啥。

其实很少去推广猴魁。一则认为其纯手工的加工,有点费时费力,二则一些猴魁产地炒作太凶,动辄上千,认为其并不实惠。除非遇到合适的价格或者心动的感觉~

我说猴魁代表了绿茶的某种高度,为何?

太平猴魁挺贵的,但其实不能说最贵的。我当然也喝过贵的龙井,也非常好喝,也喝过贵的安吉白黄金芽,但是都不及我对猴魁的喜欢。太平猴魁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安徽烘青绿茶的高度。

首先是产地的价值高度。且不去论什么极致的产地猴坑的茶有多贵,但我们可以发现猴魁原产地新明乡优秀猴魁的产地价值。其实整个黄山市都是在一片青山绿水之间。走在黄山,就像走在了新安画派里。那山、那书、那挑着担子的茶农,或者乡间房子升起的炊烟,都是一抹徽州的印象。不扯远了,这种分布在林间的产地,是不可多得的,也孕育了猴魁那种清幽的韵味。别小看这清幽韵味,贵的猴魁,甚至许多茶,可能就单单在这一点胜出。

其次是烘青绿茶的高度。个人还是对烘青绿茶非常钟爱,这也是安徽绿茶的标志,黄山毛峰,舒城小兰花,六安瓜片无不如此。我认为它是一种平衡和中和。虽然不及龙井那种炒青的浓郁奔放,但它把口感的醇,与香气的清新很好的平衡,这是一种绿茶难得高度。当然还有手工一根根理条压扁,逐次烘干的繁复手艺,这种做法既要做到促进茶汁揉出,但也不至于太多。

以上一则天成,一则人工,它也造就了猴魁的品质。外形所谓魁伟壮实,壮硕深绿的手工猴魁就是一种魅力,大有宝刀在手之感。

当然,更进一步胜在香气,虽然不一定如何追求猴魁的兰香,但我们不可否认,在爱茶人心中,带有花香乃至兰香,始终是一种雅致而高远的层次。当然,也不是单纯的兰香,而是一种夹杂这嫩香,瓜类清香的复杂香气。

最最重要的是口感。这种口感最为平衡。不清淡,不浓烈,一切都是刚刚好。浓醇、鲜美,带着淡淡的香气,带给舌面的刺激丰富而不单一,最得意的一点则在喉韵。茶汤下咽,伴随着回甘,喉咙粘甜且持久,巍巍乎若高山,蒙蒙兮似清风徐来。

它是江南的清幽,在那山那水,是江南家家门前晾晒的火腿,是徽州人的勤劳…

一品叹服它的精妙,天气,滋味,生活…一切都是刚刚好。

再品,已忘言。